今天是

首页 > 历史文化 正文

狱中大雁

稿件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 2021-04-02 09:26:00
分享至:

郭纲琳烈士在狱中刺绣的枕套,上面绣有大雁、“起来”字样。

   

  大雁,是中国人寄托心志的一种象征。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收藏了一件珍贵的革命文物——郭纲琳烈士1935年在狱中刺绣的枕套。在牺牲前,郭纲琳身陷囹圄三载光阴。在监狱中,她以针为笔,在枕套上绣出“起来”字样,又在右上角绣了一只展翅飞翔的大雁。郭纲琳最喜欢大雁,认为它们最有组织性和纪律性,时常以大雁坚毅合群的品格自励,并希望中华儿女们团结起来,为真理而斗争。她还在手绢上绣出五角星,表达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

  郭纲琳的一生是短暂的,她于1910年出生在江苏句容的一个大户人家,自幼接受了良好的教育。1929年春,她考入上海中国公学预科(高中部),1931年考入上海中国公学大学部,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年底转为中共党员。

  1931年,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发生,抗日救亡运动迅速掀起高潮。郭纲琳连续三次参加了上海学生赴南京请愿示威,要求国民政府出兵抗日。1932年淞沪抗战期间,郭纲琳代表上海中国公学爱国学生参加了上海学联工作。郭纲琳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发动群众,组织抗日义勇军,动员青年参加战地服务队,支援前线。经历了这一番抗日救亡运动的洗礼,郭纲琳日渐成熟。

  1932年4月,党组织决定调郭纲琳到上海市法南区团委负责妇女工作。郭纲琳服从组织安排,化名刘英到美亚绸厂任小职员。进厂后,她办了女工夜校,教女工识字,将革命真理传播给姐妹们。她多次发动工人罢工,带领女工夜晚到大街上张贴标语,到电车上撒传单,在斗争中发展壮大了团组织。

  1933年春,郭纲琳调任共青团江苏省委从事内部交通,在恶劣的环境下,她机智灵活地递送党的秘密指示、文件等,从未出过差错。

  1934年初,郭纲琳调任共青团上海闸北区委书记。此前,该区委已两次遭到敌人破坏。在险恶的环境下,郭纲琳毫不畏惧,接受任务后,积极投入工作。1934年1月,因叛徒出卖,郭纲琳被捕。

   

  郭纲琳被捕的第二天,敌人将郭纲琳从工部局巡捕房押解到江苏省高级法院第二分院第一法庭。公开审讯时,她沉着、坚定、据理驳斥。当天,美国侨民在上海发行的一家英文报纸《大美晚报》报道说郭纲琳“态度之从容,为从来犯人中所罕见。”

  一个星期后的再次审讯中,法官指责郭纲琳犯了“危害民国”“破坏睦邻”罪,郭纲琳反诘道:“谁丢了东北3000万同胞,谁丧失了东北三省土地,谁便是危害了民国。你们说是我还是你们国民党?谁侵犯了邻国的土地,谁抢劫了邻国的财产,谁奸淫了邻国的妇女,谁便是破坏了睦邻。你们说是我还是日本帝国主义?”目睹了这场审讯的一名外国记者表示,这位青年女孩的眼睛里有一种威严不可侵犯的光芒。公开审讯后,她被引渡到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不久又转押到南京的国民政府首都宪兵司令部看守所。

  郭纲琳被捕后,她的家庭为了维护名门声望和骨肉之情,千方百计设法营救。郭家曾花重金聘请律师为她辩护,因郭纲琳拒绝在“悔过书”上签字而作罢。继而,郭纲琳的大哥又请国民党中央委员保释,国民党当局表示,只要郭纲琳放弃政治主张,就可出狱。大哥写信劝她“不要错过这个机会”,郭纲琳在回信中说:“你要我做的,我是不能给你圆满的回答”,“我不愿造一点点罪恶在我的生命中”,“我不能屈伏在一个无罪而加上有罪的名义下来遵从你”,她还在信中表达了对知识的渴望,“让我能得着的时日求些我愿求的知识,一直到最后一日”。这次家人想保释郭纲琳的尝试,自然又落空了。

  再后来,郭纲琳的父亲又请句容同乡、国民党中央党部代表巫兰溪劝说郭纲琳:“青春的生命多么美好,而你愿意将自己青春的生命消磨在监狱里,这又何必呢?谁又记得你?谁又会说起你呢?”她回答:“革命者的青春才是美好的,我早已将她献给了伟大的祖国……我并未希望人们记起我,说起我,我只希望他们朝着自由幸福的道路前进,朝着祖国独立的道路前进!朝着人类翻身解放的道路前进……我相信马克思主义一定会胜利。”

  在狱中,郭纲琳始终保持着顽强的斗志和乐观的精神。为了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展示严守党纪、与难友们团结奋斗的决心,郭纲琳在手绢上绣了英文“Long Live”(万岁),在枕套上绣了英文“To struggle for truth”(为真理而斗争)。除绣出的手绢和枕套,她还把两枚铜板磨成心形,镌刻上“健美”“永是勇士”字样,以示自己决不屈服、永当无产阶级勇士的坚定意志。

  1937年7月,敌人将郭纲琳押到南京雨花台刑场。临刑前,敌人问郭纲琳还有什么话要说,郭纲琳听后大笑。敌人不解:“快要死了,还高兴什么?”郭纲琳笑答:“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我凭了真理,凭了我对人民的忠贞,凭了党给我的教育,我将你们费了不少狗气力想出来的一切阴谋诡计打得粉碎,可见我是胜利了。胜利者是应当欢喜的,是应当高声大笑的……”言罢,她从容赴死,年仅27岁。她用自己的鲜血、生命诠释了对党的事业的无限忠诚。

>>><<<